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奶奶是天医神婆(净明乔)_奶奶是天医神婆无弹窗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2022-06-28 23:10:14小说名奶奶是天医神婆作者净明乔YGSC

小说简介:小说《奶奶是天医神婆》是一本最新上线的抖音言情完结文,奶奶是天医神婆主要讲述了主角皮剑青李静然金妍儿之间爱恨情仇,是净明乔编写的一部经典小说:来了,就是我们皮家的血肉,你们怕这怕那,我不怕,这孩子由我抚养。说完,奶奶...

奶奶是天医神婆(净明乔)_奶奶是天医神婆无弹窗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第14章

“皮剑青,棺材尾处有两个活动的木板,是用来透气的,你要是待的闷的话,也可以移开那木板看看外面的风景,不过你记清楚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得发出任何的声音!”还好,常老十并没有活埋我的打算,而是耐心的跟我说道。

我按照常老十说的,找到了棺材头处两个空格的位置,轻轻的推开后,外面的灯光就照了进来,让这棺材里面不显得那么的黑暗了。

这两个空格设计的十分的巧妙,空格外面正好是棺材上雕画着的龙的眼睛,龙眼里有两片铜镜,借助着光线折射的原理,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的人只能看到闪闪发亮的龙眼,看不到棺材里面。

“好了,皮剑青,我要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记住了,从现在开始,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常老十说完这句话后,就吹灭了药铺的蜡烛,棺材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我就这样,伴随着浓浓的血腥味,在翻来覆去中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长的时间,一阵刺眼的阳光从棺材外面,透过棺材上雕画着的龙的眼睛照了进来,把我给亮醒了。

以此同时,我听到外面传来了汽车停下来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汽车开门关门声,从车上走下来了几个人。

外面的人没有立即推门进屋,而是走到药铺门前的时候停了下来,一众人开始说起话来。

“你们听说了吧,昨天西街这里莫名刮了一晚上的大风,听周边的人说,就天医神婆的药铺这边,还响起了鬼叫声,持续了足足有七八分钟呢。”赵家赵彩曼的父亲,赵文来的声音隔着药铺的木门响了起来。

“可不是吗,怕不是黑白无常,深夜把天医神婆的那个傻孙子给带走了。”申家申淑仪的父亲,申拖雷说道。

门外沉默了半响,接着朱栩诺的父亲,朱铠基的声音响了起来:“兆山大哥,昨天我已经好好在家教育小女栩诺一顿了,她还是个孩子,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你家那千金昨天说话含沙射影,眼里可没半点长幼之分,她不是说我们几个假惺惺吗,那今天李某倒要看看,你们朱家小姐会不会真的嫁给一个死人?”李兆山语气中充斥着不悦。

李兆山话音刚刚落下,一阵让我怦然心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哼,李伯伯,我朱栩诺说到做到,但是如果皮哥没死,也希望你们李家能够信守承诺,诚心接纳皮剑青哥哥,别再翻脸不认人了。”

朱栩诺此话一出,门外顿时就变得死寂了起来。

“朱栩诺,竟然要赌,你敢不敢和本姑娘赌点大的?”良久之后,李静然那高傲的声音打破了门外的死寂,李静然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那傻子已经暴毙了,你朱栩诺直接去地下陪你那傻子老公,如果那傻子没死,我李静然愿意当场脱光和那傻子现场洞房,你不是想帮那傻子吗,你敢赌吗?”

“静然,胡闹!”李静然话音刚刚落下,李兆山就呵斥了一声,哪怕是李兆山,也觉得自己女儿说的这番话有些过了。

“我赌,剑青哥哥要是死了,我朱栩诺下去陪他,要是剑青哥哥没死,你记住你刚刚说的那些话!”

虽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隔着门我都已经感受到了外面浓浓的火药味。

听到朱栩诺愿意为我而死,我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这个女孩简直是太让我感到意外了,我绝对不能让这个一直维护我的女孩,受半点委屈。就算是拼着晚上奶奶会来找我的风险,我都得把棺材盖子给掀了,让李兆山和李静然看清楚我皮剑青没有死,还活着!

“闭嘴,栩诺,昨天晚上西街这里发生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吗,你不要再说话了,老爸是为了你的前程着想!”朱铠基大声的呵斥住了朱栩诺,又转而唯唯诺诺的冲着李兆山说道:“孩子,还是个孩子,兆山大哥,静然小姐别往心里去,别往心里去。”

“哼,我就往心里去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老子就不信,没了天医神婆,那傻子还能够逃过阎王点卯!”李兆山哼了一声,说道:“等金家的人来了,我们五家一起进去看看里面那个傻子的尸体,一起把那傻子给好好安葬了,替那傻子收尸,也算是还了天医神婆的诊脉之恩了。”

“恐怕皮剑青哥哥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朱栩诺冷嘲热讽的说道。

“闭嘴,栩诺,为父的话你还听不听了!”又是一声厉呵声响起,门外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门外消停了许久之后,再次响起了李兆山的声音:“奇怪了,怎么这么久了,金家还没来人?”

“金家出事了,今天肯定来不了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附有磁性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正是著名主持人申淑仪的声音。

听到申淑仪说金家出事了,我心头一颤,金妍儿这当红小花人并不坏,昨天临走前还叮嘱我,让我好好活着,我对这个甜美漂亮的女孩还是十分有好感的。我又想起了金妍儿昨天临走前眉心处的突然多出的黑痣,看来这个天真的姑娘,昨天还是没有听进我的劝告。

“出,出什么事了?”外面人惊愕了一分钟后,李赵申朱四家家主全都不约而同的发问,这四人的声音之中都带着些颤音。

我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昨天他们和金家一起刚把我奶奶定下来的婚约退了,今天金家就出事了,这其中要说没有关联,他们自己也不相信。搞不好下一个出事的,就是他们了。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