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男N全都爱女主,而我是女配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主角君九凝慕云)

2022-06-28 23:04:15小说名男N全都爱女主,而我是女配作者五爷YGSC

小说简介:《男N全都爱女主,而我是女配》小说主角是君九凝慕云,完本小说是由作者五爷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最新章节:。宫道上的宫人缩着脖子,穿着厚重的冬衣,行色匆匆地避开一座奢华的宫殿,仿佛里面住的是什么瘟神一般。屋里头暖...

男N全都爱女主,而我是女配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主角君九凝慕云)

第15章

第15章

说起来,君九凝对自己这个弟弟也算得上是了解,除了毒舌和讨厌君九凝这两个缺点以外,在能力上、智商上确实没得挑。

君九凝泡进热水里叹了口气,为什么她要走的路就这么难啊。原主到底是怎么把自己作成这种境地的,男人不爱自己,弟弟讨厌自己,还有一个虚情假意的妹妹整天想着怎么对付自己。

“公主可是在为刚才与太子争执之事心烦?”秋月捧着衣服在屏障外守候,听到君九凝这一声轻叹,忍不住出声问道。

“秋月,你还记得,我和君清漓相处和睦是什么时候么?”君九凝拨拉了两下湿哒哒的头发,拿过一旁的玉梳为自己轻轻梳理,却发现打了好几个结,难以解开。

秋月努力回想了一会儿,轻声答道:“公主和太子还小的时候,也是关系极好的。公主和太子都爱吃水晶马蹄糕,但那东西不能多吃,皇上吩咐每日一人只得两块,公主便会偷偷留下一块给小太子吃。后来公主有一次受了伤只能卧床休息,小太子每日都偷跑来看公主,还把自己的水晶马蹄糕留给公主吃。”

“后来呢。”

秋月低下头,声音更轻了些:“后来公主喜欢了慕大人,太子不喜公主的一些行为,便与公主疏远了,公主也再也不愿吃水晶马蹄糕了。”

水声响动,君九凝将打结的乱发彻底梳开,乌黑的发尾如上好的绸缎一般铺在水面上,更衬得肌肤如玉。

君九凝起身披上衣袍,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今日倒是想吃了,秋月,你吩咐小厨房做一些吧,再叫人送一碟到太子那里去。”

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君清漓与她之间最主要的矛盾已经解开了,那么修复关系想必不是难事。更何况从今日与君清漓的接触来看,他也并非对君九凝全无感情,当初会与君九凝交恶,多半也是劝诫失败的后果。

这种时候打打感情牌,和好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秋月明白君九凝是什么意思,正要欢欢喜喜地去厨房,君九凝又把她叫住:“还有,去太医院要一瓶治扭伤的药,一起送过去,权当我赔礼道歉。”

“还是公主想得周到,奴婢这就去办!”

君九凝看着秋月风风火火的身影,无奈地笑笑。

自水晶马蹄糕送进太子的青云殿起,宫里又开始传起了太子即将和公主和好的消息。

这消息传到了云贵妃和君元夕耳朵里,让母女二人俱是一惊。

云贵妃捏着帕子,心烦意乱地在寝殿中走来走去,君元夕哭丧着脸问道:“母后,那君九凝和太子真和好了的话,那我们该怎么办?”

云贵妃微蹙着眉,姣好的脸上也满是忧愁:“君九凝本就受皇上宠爱,若是太子也与她联手,那整个楚国,怕是没有我们的容身之所了。”

君元夕愤愤不平道:“谁让君九凝命好呢,后宫就出了这一个皇子,刚好是她弟弟,她能不得意吗!”

她转向云贵妃,撒娇道:“娘~你也生一个弟弟,让他和君清漓争皇位,到时候,我们才能在楚国有一席之地啊。”

“傻话,皇子哪是说生就能生的?”云贵妃佯装生气地嗔道,眼底却是闪过一道暗光。

春寒料峭,虽然已经过了正月,但大雪也是说下就下。

楚国苦寒,整整七日都处于风雪交加的境地。

君九凝怕冷,这几日都窝在自己殿中,少外出走动,除了和君雪澜通几封信,给青云殿送送点心就没干别的事儿,日子过得十分平静。

直到这日,秋月急匆匆地从殿外跑进来,满头大汗地跪在君九凝面前:“公主不好了,太子殿下病重,太医们束手无策,说是、说是......”

君九凝最恨别人说事时在要紧处停下,忙催促道:“说什么?君清漓怎么了?”

秋月泫然欲泣,心中十分难过,抽噎了起来:“太医说,太子殿下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君九凝猛地从座位上站起,一双杏眼因为过于震惊而瞪得溜圆:“你说什么?!君清漓有可能会死?!”

“不可能......”君九凝斗篷都来不及披上,也不拿上伞,独身冲出凝香殿。

外面寒风刺骨,大片的雪花顺着衣领落入颈侧,一片冰凉。可君九凝的心却更凉。

她随手抓了一个小侍女,叫她带自己去见君清漓。

君九凝脚步匆匆地跟在侍女后面,心乱如麻。

她记得在原书中,君清漓是一名重要的配角,将来也会为凤云兮所用。所以虽然在前期的剧情中,君清漓戏份不是很多,但君九凝还是记得他的经历和结局。

但他此时又怎么会突然出现生命危险?是剧情出bug了么?而归根结底,是不是因为她的到来,导致剧情出现偏差,发生了蝴蝶效应,让君清漓变成这种情况的。

青云殿很快就到了,一踏进去,扑面而来的便是压抑而慌张的气氛。君九凝站在院中,看着宫人不断进出,手中捧着各种药物、器皿。君九凝瞳孔微缩:看这情景,恐怕秋月没有夸大事实,君清漓真的危在旦夕。

这时殿中突然传出一声怒吼,君九凝赶忙冲进去,只见太医们瑟瑟发抖地跪了一地,她还差点被门边一名太医的衣袍绊倒,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若是救不了太子,朕就要整个太医院陪葬!”文帝站在君清漓床边,脸色铁青地看着跪在最前面的太医院院首,“不论要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治好太子。”

君九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前,也顾不上行礼了:“父皇,清漓怎么了?”

见女儿一脸担忧,文帝重重叹了口气,不忍心地偏过头去看着昏迷不醒的君清漓:“太医说他不甚得了寒症,而且太子本就体弱多病,遇上寒症更是雪上加霜。”

君九凝走近床榻,一眼便看见了锦被拥簇之间,君清漓惨白如纸的小脸。她忍不住伸手去探了探君清漓的额头,过低的体温让她吓了一跳。这屋内生了那么旺的炭火,君清漓摸起来却像个人形冰块,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寒症么。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