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玄天神医主角马天羽张馨雨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2-06-15 15:30:56小说名玄天神医作者佚名zzy

小说简介:小说角色名是马天羽张馨雨的名称叫《玄天神医》,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创作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进了厕所,对着镜子看了看,一下就懵了,头发里虽然还有血,可伤口却没了。用手摸了摸,的确没了,回想一拳干趴王猛的情景,他明白了...

玄天神医主角马天羽张馨雨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果然没穿。”

马天羽发现,张馨雨的身材真好,勾人心魄。

“咋回事?”

马天羽感觉双眼刺痛,眼前的风景消失了,看到的是那张美得令人屏息的俏脸。

可她的脸好红,可以掐出血来了。

正要搂着她的小蛮腰,静静的享受这从天而降的艳福,门外响起了汽车轰鸣声。

“小哥哥,你好坏哦。”

张馨雨双颊通红,急忙松开,低头一看,果然是,比她想象的野蛮,不停晃动。

“你大爷的,这么不争气啊,只是抱一下。”

马天羽低头一看,尴尬的不行,急忙向厕所跑去:“姐,你坐会,我处理伤口。”

进了厕所,对着镜子看了看,一下就懵了,头发里虽然还有血,可伤口却没了。

用手摸了摸,的确没了,回想一拳干趴王猛的情景,他明白了,之前不是做梦。

也就是说,他和小说的主角一样,也是有金手指的人了,一路开挂,强势逆袭。

却有点好奇,那个玄天大帝到底是什么人?华夏的神话人物里,似乎没这号的。

“不管了,只要有金手指,可以一路开挂,吊打一切,抱得美人归就可以了。”

马天羽将头发上的血迹洗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先个冷水脸,赶紧出去了。

回去之后,一下就傻眼了。

刘文轩带着两个跟班,人模狗样的站在药柜前,满眼嘲讽,嘴里还叨咕着啥。

这孙子是县城的富二代,也在人民医院实习,不到一周时间,就挖他的墙角。

他耍了三年的女友,顶不住金钱的诱惑,人家勾下手指,就乖乖的爬上了床。

“马天羽,我是代表苟主任来下达这个月业绩任务的。”

刘文轩嚣张的拍着马天羽的天:“长得帅,有毛用,你女人一脚就踹了你。”

“有屁就放,别特么的说废话。”

说起这个,马天羽真的想杀人,毛丽彤的现实,刷新了他的认知。

和她耍了三年,却没看清她的丑陋面孔,居然当着他的面和刘文轩亲热。

还将纸巾砸在他脸上,那一刻,他真的愤怒了,想打她一顿,出口怨气。

没想到的是,被刘文轩的跟班打了,从头到尾,她一直看戏,一声没吭。

那一刻,马天羽看清了她的为人,彻底死心,为可笑的感情画上了句号。

“傻吊,敢对轩少无礼,你特么的找死啊。”

一个方脸跟班冲到跟前,一耳光呼了过去。

“滚!”

马天羽已不是原来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菜鸟了,格开爪子,反手一耳光。

方脸小哥哥重重的挨了一耳光,脸上浮起清晰的指印,嘴角挂着一缕血丝。

暴走之后,两个跟班一起上。

结果很悲催,一拳一个,被马天羽干趴了,躺在地上,痛得滚来滚去的。

“以后敢在小爷面前狂吠,打得你们变鬼叫。当狗,就要有当狗的觉悟。”

马天羽踢飞两个跟班,看着脸色发白的刘文轩:“你刚才说什么?大声点。”

“马天羽,少跟小爷叽歪,你能打两个,能不能打二十个?甚至是两百?”

刘文轩紧张的退了两步:“苟主任说,这个月,你必须完成十万的业绩。”

“孙子,你是过来逗比的吗?”

马天羽拍着刘文轩的脸庞:“这个破地方,一个月能完成三万,就顶天了。”

“这位小哥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张馨雨都看不下去了,赶紧帮腔:“今天都十六号了,只有半个月时间了。”

“这和我没关系,这是苟主任的意思,也是医院的意思。”

刘文轩冷笑:“要是完不成任务,无法通过实习,这是苟主任亲口说的。”

“这只死肥猪,显然不想放过我,要是我无法完成任务,一定阴死我。”

想到自己有金指,也许能完成,可现在不能流露半份,以免别人起疑。

故意叹了口气:“回去告诉死肥猪,我一定努力,全力以赴的完成任务。”

“马天羽,你要是无法完成,我给你指条明路。”

刘文轩靠近,在耳边嘀咕了几句:“去酒店,一晚上就能赚几大千上万。”

“孙子,恭喜你,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马天羽没吼住,一拳轰出,打得刘文轩吐血:“你全家都是鸭子,杂碎。”

扑哧!

张馨雨笑喷,妩媚的翻个白眼:“小哥哥,他家里有女人,没法当鸭,只能当婊妹哦。”

“对!”

马天羽踹飞刘文轩:“你家男人全是鸭子,女人是婊妹,才有你这杂种。”

“土鳖,给我等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刘文轩连跟班都不管了,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你特么的,本来就不是人。”

马天羽出去买了两瓶净水,递了一瓶给张馨雨:“抱歉,水都没有一口。”

“水太多,不舒服。”

张馨雨直勾勾的盯着,晃着手里的瓶子:“你咋的这么厉害了?”

“之前大意了,没想到那家伙上来就动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马天羽当然不会说实话,拧开盖子,喝了小半瓶:“还痛不?”

“哎哟,又痛起来了。”

张馨雨连喝了几口冰水,体内寒气更重了,小腹阵阵刺痛。

“快躺下,我给你看看。”

马天羽扶张馨雨躺在诊台上,拉上帘子,将裙子掀了上去。

黑丝赫然入目,悄悄的咽了几口口水。

想到这是上班的地方,又生生忍住了。

正要问,到底哪儿痛,眼睛一阵刺痛,眼前浮现出了文字。

这些文字像幻灯片似的在眼前闪烁,介绍病情和治疗方法。

“眼睛不仅能透视,还能主动诊断,这到底是什么宝贝?”

马天羽懵了,是彻底的懵了,真没想到,双眼如此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