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侯门肥妻:首辅大人会读心术》小说全文-侯门肥妻:首辅大人会读心术小说(徐长乐云舒)作品

2022-06-15 15:14:37小说名侯门肥妻:首辅大人会读心术作者矮脚猫ygscx

小说简介:精选热书《侯门肥妻:首辅大人会读心术》由知名作者矮脚猫最新写的一本重生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徐长乐云舒,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不会存在什么恩怨了吧。一句自重,徐兰德脸青一阵白一阵,咬唇含泪...

《侯门肥妻:首辅大人会读心术》小说全文-侯门肥妻:首辅大人会读心术小说(徐长乐云舒)作品

她心狠?

好吧,她确实心狠!

徐长乐嘴角戏谑的勾起一抹冷笑,单手用力推门。

屋内,云舒锋眉微皱,徐兰德两只手在他身上欲脱他衣服的架势。

哼哼,让她逮到了吧!

也对,比起她这副猪样,徐兰德可不就貌比天仙了。

听到她心声的云舒不动声色的侧过身,徐兰德‘惊慌失措’的收回手,欲盖拟彰道:“长乐你别误会,我跟云舒哥哥…是清白的......”

“三姐,云舒哥哥到底是我未婚妻,请你自重。”说完,徐长乐心虚的看了眼云舒。

说是他未婚妻,他不会生气吧?

嗯,得把他对她的怨恨清除,再识趣的把跟他的婚约解除,扶持他位极人臣,这样就不会存在什么恩怨了吧。

一句自重,徐兰德脸青一阵白一阵,咬唇含泪的看着云舒。

云舒哥哥为什么不帮她说话?

可惜,云舒面无表情,看谁他的眼神都没有温度。

徐兰德失落的抹着泪跑了。

明明,徐长乐是讨厌云舒哥哥的,却还是不要脸的跟她抢。

徐兰德离开,屋内气氛是又僵又尬。

“云舒哥哥,我来给你上药?”

“不用。”云舒顿了顿,道:“我自己上完了。”

哦,意思是她来晚了?

徐长乐偏了偏脑袋,在确定云舒这句话的意思。

云舒看了看她手里的托盘,瞥了眼徐长乐丑萌丑萌的脸。

想到是因他而起,他眸色就暗了几度。

屋内再次沉默下来,好一会,徐长乐忍着颤抖的心朝云舒靠近道:“云舒哥哥,这参汤…我喂你?”

原本是想说她亲手熬的,奈何她只是目睹了整个过程而已。

“不用。”云舒眸色微暖,直接拿起盅一口气喝完。

“小心烫”都来不及喊,参汤已经被云舒喝完。

这、这就喝完了?

接下来该做点什么拉近关系,该说些什么?

徐长乐苦恼得皱眉。

这些年因为体重的原因,导致她成京都盛门里的笑话。

她除了在叶姨娘等人挑唆下越发的恨云舒,连门都不敢出。

跟云舒着实没有话可说。

啊,都怪叶姨娘心思歹毒,偷偷给她下了这些年的药,让她肥胖想瘦都瘦不下来。

好几次因减肥不肯吃饭被饿昏饿病,每次折磨自己后,便将气撒在云舒身上。

一旁的云舒听到她心声,眸色阴鸷暗沉,所以她的胖是人为的?

抬手摸了摸徐长乐的头,她惊愕的浑身一抖抬眼看他,眼里又惊又惧。

“在想什么?”云舒微微皱眉,语气放暖了些。

对徐长乐的事,他又何不是内疚自责的。

现在知道背后是叶姨娘使坏,云舒心里对徐长乐的阴郁消散了些。

“我、我没想什么......”徐长乐握拳,强忍着躲开的冲动。

他怎么摸我的头,是在想着怎么把我的头砍了比较利落吗?

云舒嘴角轻扯了下,收回手从一旁的案几上抽了本书看。

往日徐长乐欺辱他的一幕幕在脑海浮现。

他在看书了,是送客的意思?

还想着亲近的徐长乐很是无语。

仔细回想以前小时候想跟屁虫跟在云舒屁股后面的样子。

前世临死前目睹奶奶父亲他们人头落地的一幕......

以及,被云舒亲自一刀刀放血,在冰天雪地里感受血液流失的死亡。

徐长乐眼一闭,心一狠,“嗷呜”一声跪云舒腿边,抱住他的腿,“呜呜,云舒哥哥是长乐错了,长乐该死......”

云舒啊云舒,我都跪你面前认错了,你落下病因的原因也没了,看在我当初为救你被压断几根肋骨,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

云舒:“......”

他垂眸盯着泪流满面的徐长乐。

所以嘴上云舒哥哥的喊着,心里却是云舒啊云舒。

被那双深眸盯着,徐长乐又怵了,眨巴着眼不确定要不要松开他。

在他眼眸里倒印着她惨不忍睹的肥脸,还挂着湿漉漉的泪水。

徐长乐楞了下,冷不丁的被自己丑哭。

呜呜,她忘了她再不是人见人爱的小可爱了,这样子怕是让云舒看了吊胃口吧。

亏得她还想像小时候卖萌撒娇。

“云舒哥哥,我、我等会来看你。”徐长乐捂脸哭着跑了。

太丑了啊!

云舒看了眼旁边空了的盅,轻声道:“确实丑了点。”

记忆里瓷娃娃,他都记不清样子了。

占据印象的是肥硕的徐长乐,嚣张跋扈又狠毒。

徐长乐一路跑回去,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减肥成功。

不然,害云舒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想灭她的理由又有了。

刚进院门就见清荷跪在院子里,见她回来,一路跪到徐长乐面前,“小姐,奴婢该死,求小姐不要赶奴婢走。”

说罢就磕头,没几下额头就磕出血来。

徐长乐皱眉,刚准备无视回屋,奶奶院里的李嬷嬷过来。

“四小姐,老夫人让你过去一趟。”李嬷嬷瞥了眼磕头磕出血的清荷,略皱眉道:“四小姐,你身边的贴身丫鬟被发现在池子里淹死了。”

“什么?!”这声惊呼是清荷发出的,徐长乐看过去发现她浑身颤抖眼里闪着恐惧。

呵,叶姨娘可真是心狠手辣。

徐长乐跟着李嬷嬷去见老夫人,她仔细想了想没把叶姨娘的事说出来。

一来是她没证据,二来,据说叶姨娘的哥哥最近刚升官还是皇上眼前新晋的红人。

也难怪叶姨娘敢打起大哥世子的身份来。

明月是溺水而死,被奶奶叮嘱人找个地方埋了。

徐长乐正想着怎么把明月的死怀疑到叶姨娘身上。

清荷哭着跑进来跪地上,朝老夫人道:“老夫人,明月她是自责自己没照顾好小姐才、才以死谢罪......”

徐长乐瞳孔放大,怒瞪着清荷。

“哦是么,那为何你还要活着,不以死谢罪?!”

这句话,徐长乐完全是在愤怒中说出口的。

那料到,清荷凄惨一笑,朝老夫人磕头道:“清荷多谢老夫人小姐这些年收留,清荷下辈子做牛做马服侍你们。”

说完,起身跑开。

徐长乐隐隐感觉到不对,回神准备让人去把清荷抓回来。

就远远听到有人喊清荷跳水了,外面一阵鸡飞狗跳。

“快来人啊,清荷跳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