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有什么好看的言情小说-迟来的深情我不屑免费阅读

2022-06-15 15:07:26小说名迟来的深情我不屑作者栖桐ZH

小说简介:为大家提供《迟来的深情我不屑》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栖桐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言情小说,主要人物是宋若卿厉寒年,小说讲述了:顾她的护士进来给她换药。厉夫人您醒了,今天感觉怎么样?护士絮絮叨叨跟她说话,宋若卿...

有什么好看的言情小说-迟来的深情我不屑免费阅读

第1章 没我的允许,她怎么敢死

宽大精致的VIP病房内,安静的落针可闻,只有病床边的医疗机器,发出落寞的滴滴声。

宋若卿吃力的掀开眼皮,看着窗外的阳光,知道自己又多活过了一天。

她一个人不知躺了多久,直到照顾她的护士进来给她换药。

“厉夫人您醒了,今天感觉怎么样?”

护士絮絮叨叨跟她说话,宋若卿一句都没听进去。

直到耳边听见护士说:“厉总肯定是太忙了,等忙完了肯定会来看夫人。”

看她?

这一听就是假话。

一个月前,她车子刹车带出问题,导致车祸,至今已经一个月,就连手术同意书都是送到厉氏集团签的,他从来没来看过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一眼。

他的心里一直只有叶菲菲。

也是,这段婚姻本就是她强求来的,因为强求导致宋家破产,父亲自杀,哥哥远走,甚至就连她的孩子都没有保住。

叶菲菲冬天将她推下冰冷的游泳池,他当时二话不说将站在水池边吓的面无人色的叶菲菲抱走,却看也不看水池里冻的瑟瑟发抖导致流产的她。

厉寒年不是没有心,只是不爱她而已。

“我给您打开电视,这样不会太无聊。”

她现在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需要呼吸机,自然不能回答。

护士自顾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

电视刚一打开,就听见女主持人的声音:“厉氏总裁与影后叶菲菲进入婚纱店,疑似好事将近。”

“对不起厉夫人,我马上换台。”护士慌张换台。

但宋若卿还是看到了,叶菲菲挽着厉寒年的手满脸笑容踏入婚纱店,她和厉寒年结婚没有婚礼,自然也没有婚纱。

而厉寒年身边的位置也从来不是她,现在她还没死,就在期望和叶菲菲结婚了么。

厉夫人,她真是个大笑话。

等护士走后,宋若卿吃力的一点点抬起手臂,放在自己的脸上。

罢了,她这辈子都好不起来了,不过是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从此瘫痪,何必还要霸占这厉夫人的位置,倒不如让厉寒年得偿所愿,与叶菲菲双宿双飞。

呼吸机从脸上落下,窒息感让她头脑缺氧,呼吸停顿。

宋若卿却缓缓阖上眸子,嘴角挂着一抹解脱的笑。

如果还有下辈子,她一定离他远远的,再也不会飞蛾扑火般靠近他。

……

厉氏集团。

坐落在经济中心,高楼大厦直冲云霄,88层高的建筑直接俯瞰众生。

独占88层楼作为办公室的厉寒年,手底下随意一份文件,就事关上亿金额。

但此刻,他独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面对手底下的文件却有些失神。

他原是厉家私生子,从小被厉家鄙弃,可现在却掌握整个厉家命脉,那些人只能对他摇尾乞怜。

叶菲菲温柔大方,弥补了他一生遗憾。

他应该没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可最近却时常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寂寥孤寂。

突然,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被人撞开,助理向东满脸惊慌的冲了进来。

厉寒年回神,俊逸非凡的面容上,蹙眉斥责:“冒冒失失。”

原本应为厉寒年的呵斥胆颤心惊的向东,却满脸恍惚道:“厉总,刚刚医院传来消息,说夫人……”

厉寒年表情微顿,不耐烦道:“她又在耍什么花样,都出车祸了,就不能消停点。”

“……夫人她过世了。”向东这才说出后半句话。

空气顿时一停,厉寒年手中钢笔掉落,直接顺着办公桌滚落在地,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厉寒年才撑着桌子站起身。

“这不可能,没有我的允许,她怎么敢死。”他面色青白,下颌肌肉滚动,话落,忽然一头栽倒在地。

……

宋若卿是被痛醒的。

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还有身体的异样,这种痛苦的感觉,让她想起了与厉寒年的新婚之夜。

她痛的睁开眼睛,一眼就对上了男人狠戾冷漠的眼神,里面藏着烈火般的恨意和厌恶。

这样的眼神好熟悉,是厉寒年,她爱了五年,嫁了三年的男人。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倏地男人起身,将她如破布般直接丢弃在一边,大手直接伸过来掐住了她的脖子。

窒息感重新降临。

她曾在窒息中死亡,无法呼吸的痛苦让她瞳孔放大,身体恐惧的颤抖。

她没有勇气再经历一次窒息死亡。

落在厉寒年眼里,却毫无怜惜,他声音冷若严冰:“宋若卿,你真不要脸,竟敢给我下药,就算睡了你,你在我眼里也什么都不是。”

宋若卿心头一阵钝痛,这熟悉的痛,她曾经历了三年,一次次充满希望又一次次遍体鳞伤,最后在绝望中毁灭。

可下药!

她不是死了么,还怎么给厉寒年下药。

唯一的一次,就是新婚之夜,她知道厉寒年不会留下,所以在他的酒里下了药,两人只有那一次发生了关系。

也是那一次,她有了孩子,只是可惜,她没有留住,还因为冬天落水流产,导致宫寒再也不能怀孕。

这一切都是老天对她强留这个男人的代价。

就在宋若卿窒息的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倏地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掐着她脖子的男人直接睡袍一卷,急切的将手机拿了起来,再出口声音却充满了温柔耐心:“菲菲……”

叶菲菲?

她都死了,竟然还逃不开这两个人么。

新鲜空气涌入身体,宋若卿趴在床上剧烈咳嗽,忽然察觉到不对。

这里不是医院,周围的环境很熟悉,红色的喜字贴在墙上,她喜欢中式婚礼,所以将婚房布置的古色古香,大红的被子,大红的窗帘,什么都是红色的。

甚至喜字还是她特意在网上学的,一剪刀一剪刀剪出来,为此手还被剪伤了。

这是她亲手布置的婚房,和厉寒年的婚房。

“……我马上过去。”

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厉寒年声音忽然紧张了起来。

宋若卿也渐渐回神,缓缓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看着厉寒年匆匆忙忙去换衣服,而后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好似她只是一团空气,而不是他的新婚妻子,明明两人刚还在床上缠绵,可却换不来他的一个眼神。

而这一切,宋若卿早就习惯了,印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直到厉寒年身影消失,才想起来,新婚之夜,她给厉寒年下药之后,叶菲菲打来一个电话将厉寒年给叫走了。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叶菲菲崴到了脚。

在叶菲菲身上,就算只是蹭破了一块皮,厉寒年也会当成天大的事。

而她就算出车祸死在医院,对他来说也只是小事。

想起这些往事,宋若卿倏地回神,伸手摸出自己的手机,哆哆嗦嗦看着上面的日期,2018年9月6日,这是她和厉寒年的新婚夜。

经过几次验证,宋若卿才确定,她竟然回到了三年前。

她……重生了。

第2章 要跟厉寒年离婚

宋若卿又笑又哭。

她笑是因为一切都还来得及,三年前的今天宋家还在,父亲在,哥哥也在,宋家还是幸福的一家人。

可哭却是想不通,既然让她重生了,为什么偏偏重生在这一天。

要是早一天也好,那样她就可以不用跟厉寒年结婚了。

没有结婚,一切就不会发生。

难道是因为……

宋若卿想到什么,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那个无缘只在她肚子里停留了4个月的孩子,当时失去时,她痛的撕心裂肺,一直是心中的遗憾。

难道重生回到这一天,就是为了重新给她一个机会保护这孩子出世。

宋若卿不愿意去想,但既然这个孩子来了,她也不会剥夺他出生的机会,而想要孩子平安生出来,只有一个办法,远离厉寒年叶菲菲。

这是她一个人的孩子,这辈子,她一定会好好保护它。

宋若卿一晚上没睡,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天一亮她没耽搁,直接打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签上了字后,直接打车去了厉氏集团。

原本是要自己开车的,但是一看见车,就想起了自己出车祸瘫痪死亡,她最终选择打车。

到了厉氏集团,要进总裁办公室,却被秘书拦住了。

“夫人,您不能进去。”

“为什么?”

“厉总……有客人。”秘书看着宋若卿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宋若卿立即明白了过来,直接越过秘书推开门,果然看见了前世熟悉的人。

叶菲菲。

厉寒年心里的白月光,只是因为身份低微,就算厉寒年是厉家私生子,也不允许娶这样一个女人败坏集团形象。

叶菲菲此刻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整个人纤细单薄,五官算不上绝美只能是清秀,却柔弱的让人怜惜。

就是这股柔弱,让厉寒年一次次以为是她欺负了叶菲菲,天然站在叶菲菲那一边。

“李秘书,你先出去吧。”叶菲菲温柔的声音响起,十分善解人意。

李秘书离开后,叶菲菲站起身,上下打量宋若卿道:“你就是寒年哥哥新婚妻子。”

“你就是厉寒年的小三。”宋若卿不客气的反问。

叶菲菲表情一变,正要发作,忽然垂下头哭泣:“对不起,我……我只是太喜欢寒年哥哥,我没有想要抢寒年哥哥的意思,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马上就走。”

宋若卿心生不好,叶菲菲人前人后两幅面孔,上一世宋若卿可见过不少次也吃多了亏。

现在叶菲菲这番表现,只能是……

“该走的人是你,不是她。”

果然,身后忽然一道冷厉的声音传出,宋若卿回头,就见厉寒年匆匆而来。

直接快步走进来,一把拽住了宋若卿的手腕,声音凌厉:“谁让你来这里的。”

手腕剧痛,宋若卿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没挣开。

“放手。”

厉寒年冷漠道:“说。”

“没谁,我只是来抓奸。”宋若卿扬起下颌,倔强的跟他对视。

厉寒年目光一敛,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倔强傲然的脸,一时竟然说不出别的话来。

叶菲菲看看厉寒年,又看看宋若卿,忽然好似站立不稳的倒在了沙发上“哎哟”惊呼了一声。

这一声,惊醒了厉寒年,直接一甩手将宋若卿推开。

宋若卿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刚站稳,就看见自己的新婚丈夫对别的女人嘘寒问暖。

“哪里痛?”

叶菲菲:“没事,就是站太久了,扭伤的地方有点疼。”

这样的场景,前世看过多次,每次她都会难过,可是这次,她毫无感觉。

“要卿卿我我也找个没人的地方,在我这个正室妻子面前,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未免太嚣张了。”

“你说什么?”厉寒年起身回头,眼神凌厉。

“抱歉,我说错了?”宋若卿淡笑一声,优雅的扬唇,“忘了你们喜欢把出轨说成真爱。”

厉寒年没出声,但身上冒着冷气,盯着宋若卿的眼神好似看着一个死人。

厉寒年掌管厉氏多年,生杀予夺掌控着几万人的命运,甚至能影响国内经济,浑身的威势让人不敢直视。

直面压力,宋若卿也有些被压制,但是却不想认输。

僵持了几秒,宋若卿忽然觉得没意思,从自己包里拿出签好字的离婚协议,直接放在茶几上:“签好字再找我,不用觉得吃亏,上面有我给你的补偿。”

厉寒年低头一看,刚看见开头五个字,便瞳孔一缩。

“这是什么?”叶菲菲好奇的凑过去,忽然惊呼一声:“离婚协议书?”

“没错,你可以小三转正了。”宋若卿意味深长道:“如果厉家同意你转正的话。”

叶菲菲面色难看,就是因为厉家不同意,甚至逼迫厉寒年,才会有和宋若卿结婚的事。

“你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厉寒年快速翻阅离婚协议书。

上面的内容,让他感觉到了羞辱,他厉寒年还需要女人给赡养费,简直笑话。

“没错,就是结婚一天就离婚的阴谋诡计,让你一婚变二婚,快点签字,别废话,签好了再找我,我先走了。”

宋若卿懒得再看后续发展,她知道厉寒年一定会同意的,前世他就一直巴不得离婚,现在马上就能摆脱她跟叶菲菲双宿双栖,肯定迫不及待的签字同意。

她优雅的转身离开,走出办公室时,对着惊呆的李秘书点了点头。

一路都面色从容,只是一进入电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肩膀便垂落了下来,有些叹息。

这一下终于都结束了,以后她只为了自己和家人而活。

走出厉氏集团,宋若卿再次打车,准备前往宋家公司。

她这么任性,希望爸爸不要怪她。

不过,她真的很想看看自己的爸爸,还活着的爸爸。

昨天晚上意识到自己重活后就想去了,但那是新婚夜又是晚上,她怕吓坏了爸爸,所以忍住了打电话和去看他的心思。

现在既然已经离婚,一切都解决了,前世的悲剧再也不会发生,她现在一刻都等不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他。

半个小时后,宋若卿直接去了宋父宋荣轩的办公室,刚准备推开门进去,却听见里面的交谈声。

“爸,仓库积压的货物越来越多,工厂还不能停工,再这么下去,因为小卿和厉寒年联姻得到的订单资金也会消耗干净。”宋经纶的声音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