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离婚后影帝总裁追妻火葬场黎荌芐君廷小说-黎荌芐小说全文免费看

2022-06-15 15:03:56小说名离婚后影帝总裁追妻火葬场作者黎荌芐bjhx

小说简介:黎荌芐君廷阳是言情小说《离婚后影帝总裁追妻火葬场》中的主要人物,小说文笔细腻,情节跌宕起伏,非常值得观看,小说精彩段落鉴赏:落,黎荌苄便挂断了电话。君廷看着暗下去的屏幕,眼底划过一抹晦暗。不知怎么,他的心底莫名...

离婚后影帝总裁追妻火葬场黎荌芐君廷小说-黎荌芐小说全文免费看

“君先生,您至今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吗?”

君廷礼貌淡笑:“没有。”

他和她已经结婚三年了

“她该放弃了!”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至于房子…我不要。”

君廷微顿:“嗯,知道了。”

“嗯。”黎荌苄深吸了ロ气,“还有,听说你就要和温小姐结婚了,婚礼我就不去了,先祝福你们。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君廷,再见。”

话音刚落,黎荌苄便挂断了电话。

君廷看着暗下去的屏幕,眼底划过一抹晦暗。

不知怎么,他的心底莫名浮上一种难以言说的失落感。

君廷拿出手机,快速拨通她的号码。

里面却传出冰冷的机械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君廷呼吸一滞,只迟疑了瞬,就给航空公司打去电话。

莫名的,他此刻很想知道黎荌苄的下落。

然而只听工作人员冷漠的告知。“黎荌苄?她递交了辞职报告,已经离职了。”

除夕夜,南泓机场。

黎荌苄坐在机舱驾驶位上,看着手机屏幕中君廷的采访。

画面里,主持人笑着提问:“君先生,您至今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吗?”

君廷礼貌淡笑:“没有。”

黎荌苄眸色一黯。

君廷是娱乐圈三料影帝,更是君氏集团总裁,身价不菲。

他对外一直宣布单身,是以婚姻大事被大众格外关黎荌苄君廷 注。

但没人知道,她和君廷已经结婚三年了!

机窗外,雪花渐落。

黎荌苄掩下眼中失落,关掉手机,缓缓带上了机长帽。

五分钟后,飞机起飞。

待平稳飞行后,她起身前往客舱例行检查。

不想刚走进头等舱,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尽管那人带着口罩,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是君廷。

他怎么会在这?是有行程吗?

可从前每次有行程时,君廷都会告诉自己,这次……却没有。

这时,君廷恰好转过头来。

四目相对,黎荌苄心跳倏地少了一拍。

他会不会跟自己说什么?

然而君廷只是眼神淡漠地扫过她,收回了视线。

黎荌苄心底涌上些落寞和酸涩。

不由想起起飞前给君廷发的那条至今没有回复的消息。

本以为他在忙没看见,现在看来,是他不想回。

黎荌苄压下心底涩意,抬步要走时,却见他面色微白,手轻抵着胃部。

他又胃疼了?

君廷因为拍戏饮食不规律,经常会胃病发作。

想到这儿,黎荌苄有些担心。

可飞行任务在身,她只能将情绪压下。

两小时后,飞机在上海稳稳降落。

结束飞机检修,黎荌苄就匆匆赶去药店,买好药后,拨通了君廷的号码。

然而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挂断。

黎荌苄看着暗掉的屏幕,心里有些闷,转而给他助理打去了电话。

按着助理说的地址,黎荌苄来到了君廷所在的酒店房间门前。

她深吸了口气,抬手敲响了门。

很快,轻巧的脚步声响起,下一秒,门被打开。

黎荌苄扬起抹轻笑:“阿廷,我……”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来开门的并不是君廷,而是一个女人!

看清女人面容,黎荌苄微微一怔。

她总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这时,君廷从女人身后走来,看到黎荌苄之后便皱起了眉。

“你来做什么?”

君廷眼底的厌恶,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刺进黎荌苄的心脏。

她攥了攥手,药袋在掌心中作响。

“我在飞机上见你胃疼,想着来给你送点药……”

君廷冷冷打断:“不必。你还有别的事吗?”

黎荌苄顿了顿,所有关心的话被堵回了嗓子。

目光不自觉落到他身旁女人身上,黎荌苄嗓音微哑:“她……是谁?”

君廷声音更冷了些:“还有事吗?”

一瞬间,黎荌苄如坠冰窖。

寒意从她脚底升起,霎时传遍全身。

除夕深夜,她的丈夫没有陪在她身边,反而和别人共处一室,自己却连问一句的资格都没有!

酸涩苦闷之际。

忽听那女人开口:“阿廷,不介绍一下吗?”

黎荌苄浑身一僵。

他会怎么回答?会承认他们是夫妻吗?

她抬眸看向君廷,却见他单手揽着人往屋里走,反手关上了门。

门板关合那一刻,黎荌苄也听到了他冷漠的声音。

“一个纠缠不放的疯女人而已。”

第二章 陌生的他

黎荌苄看着紧闭的门,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狠攥住,疼的她呼吸不稳。

寒风从走廊尽头的窗缝吹进来,让她打了个冷颤。

但身上的冷不及心底的万分之一。

又站了许久,黎荌苄才抬步离开。

除夕夜,万家灯火,阖家团圆。

黎荌苄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被寂寥和孤独吞噬。

临街的落地窗上,透出她憔悴苍白的面容。

突然,夜空中乍响,一束烟花绽开。

光线强烈的那一瞬间,黎荌苄却似乎在玻璃里看到了温嘉。

是错觉吗?

黎荌苄不禁走上前,近距离打量窗上映出的自己,竟真的瞧出与温嘉的几分相似!

她心中一紧,一个荒唐的想法逐渐浮现。

可转瞬,就被自己否决!

这时,蓦地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君母打来的。

黎荌苄缓和了情绪,才接起:“妈。”

电话里,君母声音含笑:“苄苄啊,阿廷去上海找你了,你们俩好好过这个除夕,要吃饺子知道吗?”

黎荌苄一顿,眼前又闪过君廷与温嘉亲密的一幕。

她喉间涌上些许涩意,费力咽下,才佯装无事发生回道:“我知道了,您就别操心了,等我和阿廷回去就去看您。”

君母忙声说好,又叮嘱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冬风冷凉。

黎荌苄像是耗光力气般,缓缓坐在了马路沿上。

半晌,她找到君廷的微信,打打删删了很多次,最后发出一条。

“除夕快乐。”

然而发出的那一刻,一个刺眼的红色感叹号紧随其后。

黎荌苄狠狠怔住。

君廷把她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