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莫失莫忘完整版免费)&凌水月上官尧

2022-06-15 14:54:36小说名莫失莫忘作者大和尚mp

小说简介:主人公叫凌水月上官尧的小说是莫失莫忘》,来自作者大和尚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莫失莫忘内容主要讲述了:出息,我也算没白养你这个女儿,算了算了,同你这个笨蛋也没什么好说的。女人将小女孩推至一边,不顾女小孩跌倒在地的惨...

(莫失莫忘完整版免费)&凌水月上官尧

她们女主人的每一道命令。

女人转身,不耐烦的看表,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正抱着玩具熊,扎着两条可爱辫子的小女

孩。

小女孩手中的玩具熊掉到了地上,被女人一脚踩了上去,顿时,女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她粗鲁的拎起小女孩的耳朵,“凌水月,大家现在都在忙,拜托你躲到一个不碍眼的地方可

不可以,滚开,不要总在客厅里捣乱。”

小女孩的耳朵被对方揪起,痛得她眼泪汪汪,“妈咪,很痛……”

“痛死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有你姐姐一半有出息,我也算没白养你这个女儿,算了算

了,同你这个笨蛋也没什么好说的。”

女人将小女孩推至一边,不顾女小孩跌倒在地的惨痛表情,又开始吩咐家里的佣人继续搬东

西。

“太太,您和先生还有大小姐去维也纳,最少也要去半年,这次小小姐她……还是不被一起带

去吗?”

管家陈嫂同情的看着一边被母亲推坐到地毯上的小女孩,她的手臂因为划到了桌角,渗出了

一抹殷红的鲜血。

“带她去维也纳?”女人冷笑,“也不看看她几斤几两重,要长相没长相,要才华没才华,

充其量就是一个赔钱货,我给她吃给她穿算是对得起她了。”

正说着,楼梯上走下来两个人,男的三十出头,俊美异常,身边还跟了一个漂亮得像天使一

样的小女孩,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一头长发及腰,明眸粉腮,果然是人见人爱。

见到自己的宝贝,刚刚还在叫嚣中的女人顿时换上满脸的笑容,“美阳,妈咪真是没想到你

穿这条淡黄色的裙子竟然会漂亮得像个可爱的小公主。”

“妈咪今天穿得也很像仙女姐姐呢。”对方显然很会讨母亲欢心。

“好了老婆,我们快点赶去机场吧,否则飞机起飞就麻烦了。”俊美男人拎着行李箱,右手

搂着心爱的女儿,脸上还挂着宠溺的笑容。

他的目光始终都没望向那边手臂正在流血的女孩,而那个被父母捧在掌心中的女孩也是一脸

高傲。

直到一家三口欢天喜地的踏出大宅后,管家陈嫂才轻轻扶起那个倍受众人冷落的小女孩。

“小小姐,是不是很痛?陈嫂去给你拿药箱。”

“不痛。”

小女孩平凡的小脸上没有大喜或是大悲的情绪,只是轻轻笑了笑,起身后,她将那个被母亲

踩了一脚的玩具熊重新抱在怀中,还小心翼翼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陈嫂忍不住在心底同情这个小小姐,她在凌家帮佣快到五年,从她第一天踏进凌家的那天开

始,小小姐就倍受父母和姐姐冷落。

好像在这个诺大的别墅里,只有那耀眼的一家三口,而这个被人忽略的小女孩,却从来都没

得到过父母的关心和疼爱。

她总是那么安静,被打了被骂了也一声不吭。这个可怜的孩子,似乎并不被这个世界所欢迎。

她的父亲开了一家电子公司,效益不错,所以家里的经济生活无忧无虑。

她的母亲以前是有名的模特儿,长得貌美如花,虽然现在不再T型台上展露风采,却依旧风韵犹存。

她的姐姐,才年仅十二岁,就因为拥有极强的音乐天分而被家人送到了维也纳进修。

为了那个优秀的大女儿,凌家夫妇几乎常年定居于国外,而凌家的小女儿凌水月,就成了被

遗忘的生灵。

看着手臂上还流着血的小女孩,一个人坐在安静的角落里玩着那只已经很脏了的玩具熊,陈

嫂不禁感慨,世界上怎么会有凌家夫妇这样狠心的父母。

可怜的孩子,她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属于她的幸福?

002,

一辆豪华的敞蓬跑车以优美的姿态停在白金学院的停车区,车内,一个看似二十岁出头的少

年,酷酷的拿下戴在脸上的昂贵墨镜,一套笔挺帅气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倒显出了几分玩世不

恭。

幸好现在的时间校内的学生都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在教室里读书学习,否则以他这种嚣张的方

式出场,必会造成人群中的轰动。

迈着优雅的步姿跨下跑车,上官尧摘去遮在脸上的黑墨镜,露于人前的,是一双冰冷幽黑的

眼,镶嵌在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容上,射出的目光让人从头顶寒到脚趾上去!

豪华的白金学院那可以媲美欧洲皇室宫庭后花园般的美丽校园内,此时空无一人。

他刚欲抬起脚步向教学楼方向走去,眼神突然一窒,唇瓣处噙着些许状似嘲弄的的冷笑,

“滚出来!”

声音不大不小,却充满威严。

没多久,两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灰溜溜的从旁边的树丛中走出来,表情恭敬而带着几分畏

惧,“少爷……”

“还要我重复多少次?在校园里,不要让我看到你们的影子,趁我还没发火前给我滚出

去。”口气已经明显不奈。

“这是上官先生的命令,请少爷不要为难我们……”

接下来的话,被硬生生的吞到了喉咙内,眼前这二十出头的少年,酷酷的站在那里,即使一

声不吭,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也足以置人于死地。

上官尧讥俏的掀掀嘴角,甩出一抹不屑,“如果还想好好的在上官家呆下去,就不要忘了你

们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谁。”

说罢,他扭身离开。

被甩在原地的两个保镖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却也真的不敢再追过去,但为了顾及主

人的安全,他们也不敢轻易离去,只好守在校园门口随时观察动静。

当上官尧来到学生会的专属办公室时,看到诺大豪华的空间内居然空空如也,上官尧不禁皱

起好看的眉头,那几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说什么有重要的事情让他来学校相商,好容易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还要拼命摆脱那些保镖

不厌其烦的纠缠。

可到了学校,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居然一个都没有给他出现,本就危险的瞳孔又缩紧了几分,

他拿出裤袋里华丽精致的行动电话,熟练的拨了几个号码,一接通,口气就显得十分不奈烦,

“你们在哪里?”

电话彼端不知说了些什么,上官尧原本就酷得要死的俊脸此刻变得更加阴冷,“耍我?我现

在在办公室,你们居然去了校外,开什么玩笑?我时间很充足吗?马上滚回来,我不想听理

由……”

彼端又是一阵解释,他的态度更显烦燥,“本少爷肚子饿了,当情当然会很糟……SHIT!”

他突然骂了一声,火大的将手机关掉,如果脾气再差一点,那只价值不菲的电话此刻恐怕已

经率先阵亡。

不知道南宫雅然那几个小子在搞什么鬼,说什么校内有要事要与他相商,本来就讨厌来学校

上课,为了那混蛋的一句话,换上他最不屑的校服,像个傻瓜一样来到学校,结果却被那几个死

党放了鸽子。

上官尧满肚子怒火无处撒,偏偏因为没吃早餐就跑出来,肚子饿得叽哩咕噜,在空无一人的

办公室里等了好一会,那几个声称突然有要事去办的家伙也不见半点归来的架式。

已经快到中午了,他居然还像个傻瓜一样傻傻等在办公室,见鬼!他上官尧几时受过这种窝

囊气。

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学生会办公室,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从教室中走出来。

有几个女生眼神不错,一下子便看到了上官尧,瞳孔顿时瞪得大大的,仿佛看到了怪物。

“老天……是副会长耶……”

尖锐的声音才刚刚脱口而出,上官尧便不耐烦的转身闪到了楼梯间。

在白金学院里,他的名字几乎和怪物并存,从来都只是在开学典礼或是一些大型活动上才会

偶尔出现一下子的人,向来会被那些无聊的学生传得神乎奇神。

他是另类没错,也极讨厌来学校上课,天才的头脑早已在出娘胎的瞬间注定,十六岁时,就

已经轻易拿下了美国哈佛大学的几个硕士学位。

之所以会莫名其妙的成为A市最具盛名的白金学院伟大而又至高无尚的学生会副会长,全都是

拜他的死党靳司泽所害。

仗着两人从小曾读过同一所幼稚园的狗屁交情,死缠烂打逼着早已经不需要来学校吸取知识

的他考进了白金学院,还被扣上了学生会副会长的沉重帽子。

按靳家大少的说法就是,他上官尧从小缺乏生活情趣,友情细胞,幽默基因什么的,所以把

他拐进白金学院,偶尔培养出一些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相处之道也好。

这所贵族学院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设施豪华,环境优越,学生餐厅也可以和五星级大饭店相

媲美。

让他讨厌的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千金小姐,仗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装成一副公主的模样猛

钓金龟。

他向来没多余时间与那些无聊女生聊天打屁,更没兴趣被当成焦点和茶余饭后被谈论的对

象。

所以能避则避,在学生们的心目中,学生会副会长这个名头,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

成了传奇性的人物,神秘得不可思议。

想到这里,他不禁泛起一丝冷笑,这群没脑袋的家伙。

正想着,胃里传来一阵尴尬的叫声,幸好此时周围没人,否则那个被传闻中神乎奇神的副会

长如果当众发出这种叫声,岂不是毁了他维持多年的形象?

不过……这是什么味道?

就在他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像肉,像虾,勾得他胃里的馋

虫跃跃欲试,恨不能马上从肚子里跳出来一样。

循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味道走过去,上官尧居然不知不觉来到了学校的天台处,只见平整空旷

又干净的天台一角,摆着一只粉红色的保温桶。

保温桶边,还放着一只漂亮的饭盒,地上铺着一块塑料布,他左右看了下,四周没人,走近

一看,保温桶的盖子是被拧开的,里面盛着看上去鲜美极了的浓汤。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又打开饭盒,居然摆放着整整两排可爱又漂亮的虾饺。

光是看着,就食欲大增,更别提那虾饺的样子小巧精致,简直比五星级大饭店的名牌师傅做

出来的东西还要诱人。

趁四下无人,他拿起饭盒里的虾饺塞到嘴里,轻轻一咬,一股鲜美的汤汁顿时溢满整口。

饺子还残留着淡淡的温度,不烫不腻,整颗大大的虾仁肉感十足,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料配出

来的,咬在口中的感觉又筋道又十分有口感。

保温桶边是一颗被擦得锃亮的勺子,他又盛了口浓汤,咽进喉咙之后,他顿时觉得只颗馋虫

都被勾了出来。

这什么汤啊这么好喝,比他从小到大喝过的任何一款鲜汤都要美味可口得多。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饿得过火了,也不管这东西到底是谁的,上官尧居然像个孩子似的坐在地

上乱没形象的开始大吃二喝起来。

直到汤和饺子被他以秋风扫落叶的速度一扫而光之后,他还没出息的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

突然,眼角处瞥到了一抹娇小的身影,他胸口一震,顿时像个做错事被大人发现的孩子般愣

在原地。

那女孩大概十八九岁的年纪,一头长发工工整整的披在脑后,五官清秀纯静,一看就是一个

被家人保护得极好的乖乖牌。

她穿着白金学院的女生式校服,纤细的两条白腿在短裙的映衬下更显得修长细弱,手中还端

着一只大大的水杯,就站在离他不远处的位置。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上官尧心底大概已经了然,刚刚添饱了他胃的这些食物,大概就是眼

前这女生的午餐。

心底突然升起一丝尴尬,任谁又能想像得到,白金学院的副会长大人,竟会偷了人家的午餐

来添肚子。

可是,他是上官尧,这个名字的主人,和危险、凶恶、神秘、不可一世相挂钩,高傲的自尊

心又怎能容忍自己真的露出抱歉的样子。

酒足饭饱后,原本那被饿得狼狈的样子突然焕然一新,取而代之的,是倨傲和嚣张。

缓缓站起身,他性感的弯起好看的唇瓣,料想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整个白金学院的女生一旦

认出他,又怎会不买他的帐。

怕是他真的吃了她的东西,还会被她认为是被上帝所垂青了般兴奋不已吧。

想到这里,心底那一丝丝刚刚升起的愧疚也全然消失,扬起傲慢的下巴,他甩给那乖乖牌一

记淡淡的笑,“这午餐是你的?”连问话的声音都带着明显的高傲。

那女孩愣了好半天,最后傻傻的点点头,脸上除了惊愕和些许郁闷之外,让上官尧意外的是

他居然没在她的脸上看到兴奋或窃喜之类的表情。

“很抱歉我吃了它。”说着,他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昂贵钱夹,抽出几张钞票,一副施舍乞丐

的样子放到饭盒边。

“你的午餐味道不错,很好吃,汤也很好喝,就当是我买的,这些钱够了吧。”

那女生又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摇了摇头,“不用了,都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不值什么

钱。”

虽然午餐没有了,很有可能会害她饿肚子。

但她可从来都没想过要收人家钱,而且眼前这男生看上去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她更不是敢

随便得罪。

垂着小脸,她有些不敢去看上官尧的俊脸,弯下身,将饭盒和保温桶迅速的收拾好,最后还

用餐布牢牢系上。

一连串的动作完成得极其熟练,显然是一个做惯了家世的女孩。

最后才拿起上官尧刚刚甩在上面的几张钞票,起身,像个容易受惊的小动物一样低着小脸,

也不敢抬头,就那么硬生生的将钱举还到他面前,连声也不敢吭。

上官尧垂头看着她的头顶,个子娇小身子瘦弱,那头黑黑直直的长发,是他现在唯一能看到的景观。

连那只举到自己面前的小手,都瘦弱得像没发育成熟的小孩子的手,手指又细又白,却露出几丝粗糙,似乎经常干活的样子。

他下巴一扬,指向渐渐消失在眼前的人影,“那个女生,去派人给我查查她的底,晚上把报

告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