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四合院种田三年》结局 吴奎秦淮茹许大茂最新12章节打开完整目录列表

2022-06-15 14:01:08小说名四合院种田三年作者嘉文网络

小说简介:抖音热推的吴奎秦淮茹许大茂小说它来了,作者嘉文的这本小说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故事,特别有代入感,写得非常好。下面是和平相处,实际上时时刻刻都是暗潮汹涌。每家每户,时时刻刻都在筹谋着如何从别人身上获利。哪怕是从来秉持...

《四合院种田三年》结局 吴奎秦淮茹许大茂最新12章节打开完整目录列表

1965年,冬季的一天。

四合院,后院的东屋。

一个年轻人头痛欲裂地从地上爬起来,诧异不已。

“我,我不是被撞了吗?”

吴奎是21世纪的人,出门给牛买除虫药,被一个陌生老太婆推搡着,让车给撞飞了。

明明大路那么宽,老太婆非说吴奎挡了她的路,蛮不讲理至极。

在吸收了脑海中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之后,吴奎终于明白现在自己身处何处。

上世纪60年代中旬,禽满四合院的大院。

吴奎是看过禽满四合院这剧的,知道整个四合院,表面看上去人人和平相处,实际上时时刻刻都是暗潮汹涌。

每家每户,时时刻刻都在筹谋着如何从别人身上获利。

哪怕是从来秉持一碗水端平的一大爷,也有想要绑着傻柱给他养老的自私念头。

说到底,这年月,生活不易,为了活下去,不丢人。

但是总算计着别人,啃食别人的血肉活着,让别人在泥潭中挣扎,可太令人不齿了!

像是自私又理直气壮的人,吴奎瞬间能从他现在身处的四合院中,揪出来一窝一模一样的。

比如,住中院的贾家,贾老婆子。

把媳妇当敛财工具,把孩子当遮羞布,硬生生把一家老小培养成活脱脱的白眼狼。

而被她压榨的媳妇秦淮茹,也完全乐在其中,以吸傻柱的血为生活唯一的奔头。

至于她家的三个孩子,更是死死地咬住了傻柱,坚决不松口。

吴奎只是想到这一家人鸠占鹊巢的劲儿头,就撇着嘴避之不及。

幸而,他是生活在后院,受聋老太太的照拂,还有一大爷家看顾,才不被牵连进院里那些腥臊事儿。

说起来,吴奎这个身份的原主也是不幸。

原主也叫吴奎,再过一个月才满20岁。

前几年,他的父母就双双得病走了,只留下这么一间房子。

多亏聋老太太把他当亲孙子对待,一大爷可怜他无所依,带着他到轧钢厂做起钳工,吴奎才没受冻挨饿。

现在吴奎学成转正,每个月能拿15.5元的工资,也离不开自己的踏实肯干。

不过,原主有个很大的缺憾。

他是个实打实的锯嘴葫芦,平时不爱说话,别说主动亲近住隔壁的聋老太太,就是跟一大爷家,走动的也不多。

甚至吴奎都担心,原主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坑了,都不知道吱声。

换句话说,哪怕吴奎现在内里已经换人了,院里也不会有人发现。

吴奎想,不管怎样,他会把原主欠的人情,先一点一点给还了。

不图其他,但求一个清净。

尽管这年月家家户户条件艰苦,但吴奎可不怕苦。

他满心想着踏踏实实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至于院里那些个麻烦精,吴奎想着能避就避,躲不开也决计不会犯傻犯蠢。

若是真有人犯到吴奎头上,他就要把上一世驯服疯牛犯犟的经验,付诸实践。

那必须是狠狠地抽鞭子,让它们吃尽苦头,才知道怯!才知道谁不能惹!

吴奎整理好思绪,开始融入当下的生活。

屋里物品摆放很整齐,找什么都很方便。

吴奎倒腾了两下炉子,烧好了水,简单做了点面疙瘩汤。

他本身就喜欢在农村老家呆着,对这些家伙事很了解。

周围环绕着木桌木椅,墙上贴着鲜亮的画像,瓷盆里盛着冒热气的疙瘩汤,都简朴得很有时代感。

喝过热汤,吴奎按照记忆,从床底下翻出存放积蓄的盒子,数了数,一共288元。

按照这时候工人的工资是每月二三十元来对照,吴奎能攒下这近三百元,实属不易。

而且,吴奎还攒了各种各样的票。这才是这个年代的硬通货,全国通用的叫“满天飞”,省内通用的叫“吃遍省”。

30张工业票、2斤蛋票,码得整整齐齐。

至于像是粮票、油票已经兑成实物,摆在屋里各个角落,在日常生活中用得所剩无几。

吴奎能理解原主攒下这些钱票的原因,多半是为了早日娶到媳妇,成家立业。

这个年代,攒够两斤糖,就可以上姑娘家里提亲了。

这么一想,吴奎还真有三分自信。

他这家当,加上模样齐整,一米八八的个子,工作稳定,只要往后见人勤打招呼,找媳妇应该不是难事儿。

再说,只要勤恳做人,踏实生活,何愁没有媳妇!

吴奎心中拿好主意,从窗户看了眼外头,天色已晚,院里到处静悄悄的。

他在陌生的环境中沉沉睡着。

吴奎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在虚空中漂浮了一段时间,然后在一片肥沃的土地落下。

他环顾四周,肥沃的土地,一直延绵至视野的尽头。

这不就是吴奎一直以来做梦都想拥抱的田野吗?

他特别想给自家牛群这样一片宽阔的乐土,自己就做个逍遥的牧牛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这时,吴奎注意到不远处,有一面清澈见底的湖。

好嘛!还有水!

吴奎乐得嘴巴都要合不拢,跑到湖边,掬起一捧,就咕咚咕咚地饮下。

湖水入口,吴奎就感觉到浑身的疲乏瞬间烟消云散。

这水简直比灵丹妙药还神了!

按下心中的雀跃,吴奎撩起几捧水到脸上,正要起身去查看其他的地方,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天亮了。

啊,原来是一场梦吗?

吴奎从被窝中伸出双手,只见手上泛潮,水渍还未干。

他赶紧抹了把额头,也是水痕。

这大冬天的,吴奎自认没那么虚。

“出汗?还是说,不是梦?”吴奎大为不解,想着刚才的梦境,喃喃自语着,一骨碌坐起身。

他闭了闭眼睛,尝试着再度回想梦中的田野。

“草!我真的进来了!”吴奎惊诧无比地看自己重新回到刚才掬水洗脸的地方,看着四周的一切,感觉真实又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