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国外小说 ,天下美文
当前位置:

书评穿成古代小胖妞丢丢酱免费结局-黎初念霄景昱最新章节: 第578章 番外完

2022-06-15 13:37:50小说名穿成古代小胖妞作者丢丢酱zsy

小说简介:黎初念霄景昱是作者丢丢酱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不就是因为被我退婚,心有不甘,便去勾引县丞,想着攀附上县丞来炫耀?”“我告诉你,你就别白日做梦...

书评穿成古代小胖妞丢丢酱免费结局-黎初念霄景昱最新章节: 第578章 番外完

黎初念没想到自己随口的几句提点,竟能让霄景昱的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以前还没想到你是如此有手段的女人。”

讽刺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黎初念往拐角处望去,便瞧着周令川满眼厌恶的表情。

她有些奇怪,怎么他那眼神有一丝丝的嫉妒?

“你什么意思?”

一个大男人老是对着她阴阳怪气,幸亏没嫁给他。

周令川走出那片阴影,背着手,目光望向那层层士兵守着的门口,冷笑道,“你不就是因为被我退婚,心有不甘,便去勾引县丞,想着攀附上县丞来炫耀?”

“我告诉你,你就别白日做梦了!”

哈?

黎初念傻眼,她勾引霄景昱?

她忍不住道:“你不去说书可惜了。”

说罢,黎初念打算抬脚就走,可周令川却铁了心地要缠着她,直接拦住她的去路。

男人清秀的脸庞上染上怒意,道,“你不就是看上他的身份吗?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容貌丑陋,体胖如猪,怎么可能被县丞看上?”

黎初念柳眉微皱,面上可见的不悦。

可他却丝毫未觉,紧接着道,“况且城中李员外的千金早就看上了他,李家更是敲定了上门的日子,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每一个字都把黎初念贬低到了泥泞里。

黎初念冷着脸,往前踏了一步,周令川愣了一下,被她带着震慑之意的眼神吓得后退一步。

就这体型差距,他未必打得过黎初念。

“你不就是想看我被你退婚之后痛哭流涕,郁郁寡欢,丢尽颜面的样子吗?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模样,身材一般,胆小如鼠,欺软怕硬,即便我看上霄景昱了又怎样?”

“人家就是比你出色!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黎初念瞪着眼睛,故意学着他的语气反驳回去。

气得周令川通红着一张脸,两只鼻孔只出气不进气,险些晕过去。

周令川如鲠在喉,支吾半天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只能看着黎初念一脸无所谓地将他的身子撞开,大摇大摆地往家里走去。

两人都未曾看到,门口那身着官服的男人望着二人,嘴角浅浅一勾,眼中浮出浓浓的兴趣。

……

周令川讽刺黎初念的消息传回了家里,黎子墨气得紧着拳头就要上门理论。

“行了,他那些话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反倒是他快被我气晕了。”

黎初念拦住他,嬉皮笑脸道。

黎二文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叹道,“初念长大了,有气度了,正好二叔近日有空,你莫要再出去抛头露面了,还是在家中同我研习文学吧。”

随后,几本古典就被塞进了黎初念怀里,笑眯眯道,“三日将这些书看完,二叔给你考学,必定让你成为才女。”

“我不想背书。”

黎初念一脸幽怨地将怀中的书籍往外一推,看到这些文字,就想到前世上学时搏命背书的考试周。

痛苦不已。

黎二文仍不放弃,苦口婆心地劝道,“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女子若怀有才学,眼界自然是十分不同的,若能出口成章也是祖上的荣耀啊。”

“二叔,我真不用,这些我都会。”

黎初念语气无奈,却惹得黎二文眉头紧皱,眼中尽是浓浓的不悦,数落道,“你这孩子,不爱读书就不爱读书,还学起撒谎了。”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黎初念面无表情地背诵诗句。

黎二文刚要开口数落的话戛然而止,张着嘴,眼中是难掩的震惊,嘴上不住重复着诗句。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好!”

在黎初念毫无波澜起伏的背诵中,黎二文满眼放光,拍案叫绝,激动地拉住黎四渔,“黎家的祖坟冒青烟了,咱们家出了个奇才啊!”

视才如命的黎二文看着黎初念的眼神好似看到了一件宝物,喜悦之情在眼底波涛汹涌。

黎三巧却与黎四渔对视一眼,随后一脸沉重地看着黎初念,“初念,跟叔说实话,是不是心里有些不舒服,自从退了婚后,你整个人都怪怪的。”

“是啊,咱们都很怕你出事啊。”

黎四渔满脸担忧。

黎初念有苦难言。

接下来的几天,黎初念成了全家人的看护对象,几个叔叔轮番盯着她,生怕她出了什么事。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减肥计划要泡汤,黎初念只好偷摸拉着黎子墨进屋,期待的目光望着他,“哥,我想出去遛遛,你就帮帮我嘛。”

女孩软嫩的语气戳中了他的心,目光变得柔和几分。

黎子墨揉了揉她的发顶,轻声道,“叔叔他们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吧。”

“哥……”

黎初念不住地撒娇。

原主与黎子墨没有血缘关系,却是家里最宠爱黎初念的。

果不其然,黎子墨无奈地点头应下。

“哥哥最好了!”

黎初念心下雀跃。

黎子墨前去分散三叔的注意力,黎初念蹑手蹑脚地溜出大门,当迈出大门口的第一步时,黎初念仿佛看到了希望。

终于出来了!

她刚走出去没几步,就瞧着家里的门被推开,黎行山带着家里人一脸急色地往猪棚赶去。

黎初念心觉不对,便折返跟了过去。

一进去,便看见猪圈里白胖的猪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死相惨状。

白花花的身子在干草上格外刺眼,每一只壮硕的身子都在昭告着黎行山对它们的精心照顾。

黎三巧拍了拍蹲在地上的黎行山的肩头,安慰道,“大哥……往后的日子还有咱们呢,弟弟们的收成也能养活咱们一家子的。”

黎行山抹了一把眼泪,苦笑,“唉,今年就指着这几头猪了,现在都没了。”

“咦,怎么好像少了几头猪?”

黎子墨经常来喂猪,对猪的数目了然于心,不免惊奇。

黎初念侧头望去,心下觉得诡异,这样的庞然大物,岂能说不见就不见?

必定有玄机!

“爹,咱们去县衙报案去,猪命也是命,必定能给咱们家还个清白!”

可当黎初念带着黎行山到府衙门前时,看到宛若长龙的队伍,一脸惊讶。

这地方案发率如此高?

“这位老兄,你家什么案子?是不是这地方有什么连环杀手?”

“什么连环杀手啊,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竟然将我家的鸡都给杀了,就连笼里的兔子也不放过!”

黎初念问了一圈,竟然都是因为家禽死亡而前来报案。

未免也太巧合了。

她心中的疑云变得浓重。

黎行山满脸哀色,无力道,“罢了,自认倒霉吧。”